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472.第472章 天篷点醒清云,意气风发的玉帝

    走进来之后,金蝉子和哪吒虽然不想要放开朱天篷,但是三者的身份却是代表着各不相同,却也不能坐在一起。

    看着那念念不舍离去的金蝉子和哪吒,朱天篷不由的就是摆了摆头,暗自想道:“真没想到这逍遥酿的威力如此之大,先是蟠桃园土地,在是金蝉子哪吒,早知道当时就找王古多要点了,反正蓬莱岛之内这东西多得很。”

    不过朱天篷很快就是收起了内心的思绪,目光扫视四周,随意找了一个空座就是坐了下去。

    朱天篷不想出什么风头跑到最前面去,反正都是参加生日会,在哪儿还不是一样。

    就在此时,清云子便是在朱天篷的身旁坐下,没有丝毫此言的传音询问道:“天蓬元帅,天庭要出兵对付孙悟空?”

    听到此话,朱天篷一愣,继而扭头看了清云子一眼,思索了一下之后,传音回答道:“清云子道友,这孙悟空的事情我劝你还是不要管的好,哪怕是菩提老祖也不会插手其中,你如果沾染在内怕非但没有任何的好处,甚至自己也很可能搭进去出不来。”

    紧接着,朱天篷便是将孙悟空吃蟠桃,闹瑶池,吃金丹的事情简单的跟清云子讲述了一遍。

    说完之后,朱天篷继续传音道:“清云子,孙悟空跟我一样,已经不属于那里,菩提老祖当年做出解散弟子的举动,为的就是避开这件事情,你已经抽身其外,却不可在深陷其中!”

    听完朱天篷的传音,清云子沉默了。

    说实话,相较于仅仅待了九十年不到,且绝大多数不见面的朱天篷,孙悟空对其的印象要深很多。

    毕竟孙悟空在三星观之内待了足足二百年的时间,甚至期间跟那些三星观师兄弟也是关系颇深,这清云子作为菩提老祖的童子,孙悟空不可能没有与之交好。

    自然的,听到孙悟空有危机,这清云子第一念头就是出手帮忙。

    但是朱天篷也不想后者搀和进来,毕竟不说其他的,单单菩提老祖派遣他来给自己送信,这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朱天篷自己内心都过意不去。

    看了看那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的清云子,朱天篷也没有开口打扰,随手就是端起桌案之上的瑶池仙酿自顾自的喝起来,目光游走于瑶池宴会场内,却也是觉得百般无趣。

    见识过嫦娥那月下之舞,见识过弱水在水下漫步,这些仙女的舞姿却也无法在入他的眼。

    就在朱天篷觉得百般无趣,无所事事之际,瑶池之内,木兰的声音传出:“娘娘到!”

    紧接着就是看到王母娘娘身披凤装,头戴凤冠,款款从瑶池之内走出。

    不得不说,王母也是三界难得一见的美女,哪怕已经为人妇却也是宛若少女,只是那身上凤仪天下的气势让人不敢直视罢了。

    几乎在瞬间,瑶池之内,歌舞停歇,众仙和诸多大能道童站起身,躬身行礼道:“拜见娘娘!”

    在众人的躬身迎接之下,王母很快就是来到了瑶池之内,在木兰的搀扶之下走到了那凤座之前,挥手道:“众仙家平身!”

    说完,王母便是坐了下来,看了看身旁不远处空空如也的龙座,柳眉微微一皱道:“玉帝呢?”

    此话一出,木兰的眼底闪过一丝的茫然,下方的众仙亦是有些不解。

    毕竟往年玉帝可是早早的就是在那里等待着,为何今年连王母都出来了,却独独不见玉帝?

    朱天篷亦是为之皱眉,暗道:“不对啊,当时我离开瑶池的时候,这玉帝明明和观世音站在这里才对,难道……”

    猛然间,朱天篷似乎想到了什么,眸子一缩,顿时就是低下头不看王母,内心暗道:“好家伙,张百忍,你果然不愧为百忍之名,如果你真的那样做了,那我,不,应该是三界生灵都会对你产生敬佩吧!”

    便在此时,一道呼喊声从瑶池外围传来:“玉帝到!”

    一时间,场内众仙的目光就是看向那瑶池入口。

    只见玉帝昂首阔步的走在前方,其身后的心腹太白金星紧随,而后则是看到那观世音迈步紧随,这奇异的三人组很快就是走入了瑶池广场之内。

    见状,众仙和大能童子也不敢怠慢,顿时就是站起身行礼道:“见过玉帝!”

    对此,玉帝却没有说什么,在进入广场之后,直接就是带着太白金星朝着那龙座走去,其意气风发的模样,看得朱天篷不由一阵的嘴角抽搐。

    下意识的就是看了一眼那面色端庄,丝毫没有异色的观世音一眼,暗道:“这两人一定有问题,要么就是达成了新的协议,要么……”

    说道最后,朱天篷没有继续说下去了,也不待玉帝开口,直接就是眼观鼻,鼻观心的坐下身,丝毫不为瑶池之内的动静所动。

    很快的,玉帝就是来到了龙座之前,挥手道:“众仙家平身,是朕来迟了,朕自罚一杯!”

    说话间,玉帝直接就是拿起桌案之上的一杯酒,一昂首便是一饮而尽。

    见此情形,群仙当即站直身,不敢怠慢纷纷就是拿起桌案上的酒杯喝完。

    做完这一切之后,群仙才各自坐落,与此同时,广场之内那些暂停的歌舞便是随之再度响彻而起。

    待玉帝落在,其身上一股清香随之溢出,坐在他身旁的王母本还有些笑容的脸颊瞬间一僵,继而脸色就是随之阴沉下来了。

    目光看了一眼在场内佛陀区域坐落的观世音一眼,王母便是看向玉帝道:“玉帝,什么事儿让你如此高兴?”

    听到此话,玉帝不由一惊,当即就是收起了脸上的喜色,轻咳一声,故作镇定道:“娘娘此言何意?朕却是有些不明白!”

    说完,玉帝似乎想到了什么,继续开口说道:“朕之所以高兴乃是因为今日乃是娘娘的寿诞,这乃是我天庭最大的喜事儿,朕自然要表现的高兴一些。”

    听着玉帝那欲盖弥彰的解释,王母却也没有点破什么,点了点头之后,随即就是转过头不再看玉帝,只是其俏脸之上再度展现出的笑容却是有些僵硬,再无先前那般的会心和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