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就算在没记忆错乱之前,他对郁幸的态度也没这么好过。

    “你不是想看到这样的画面吗?怎么现在看到了,又不满意了?”郁少漠看着她道。

    宁乔乔愣住。

    原来他是因为她,才把郁幸留在这里的,可是为什么他要这么做,早上他不是对郁幸的态度还很冷漠么?她还以为他根本不会将郁幸当成是他的儿子。

    宁乔乔眼神闪了闪,也没有追问,道:“我帮你洗澡。”

    郁少漠也没再说什么,大手撑着轮椅那站起身,抬手解开衣服扣子,脱掉西装。

    宁乔乔转身走去浴缸放水,刚将水放好,转过身顿时发出一声尖叫,一把捂住眼睛:“你你你你……”

    “你什么?”

    郁少漠朝她看过来,英眉微挑。

    “你为什么脱裤子?!”

    宁乔乔捂着脸道。

    郁少漠有些莫名其妙:“难道你洗澡的时候还穿着裤子?再说了,以前你不是还脱过我的裤子,当时你都不害羞,现在还装什么?”

    宁乔乔:“……”

    谁装了!

    她是真的被吓到了好不好!

    “那那次和这次不一样!”她红着脸为自己辩解。

    “有什么不一样?”郁少漠挑眉看着她:“区别就是你给我脱所以你不害羞,那你现在可以过来帮我脱。”

    这家伙竟然在耍流氓!

    宁乔乔满脸通红,咬着唇没搭理他,在心里想这家伙是突然变异了吗?按照正常情况他不是应该赶自己出去才对?

    “浴缸太高了,我需要你过来扶我一下。”身后传来郁少漠低沉的声音。

    宁乔乔:“……”

    她现在一点都不想过去帮忙,只想赶快离开这里。

    “你还在害羞?”

    郁少漠继续道,低缓的语气像是在嘲笑她似的。

    “……”

    宁乔乔咬了咬唇。

    看就看,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她又不是没见过!再说他还是她的丈夫,看他也是天经地义!

    这么一想,宁乔乔猛地将手放下,转过头看着他,顿时小脸爆红。

    他还真的脱了!

    宁乔乔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相比之下郁少漠倒是十分淡定,仿佛**的人不是他似的,朝她伸出手:“扶我一把。”

    宁乔乔:“……”

    这真的是前段时间她帮他擦个身体,他都恶言相向的男人吗?为什么他现在这么淡定?!其实他可以害羞一点叫她滚出去的……

    可惜,郁少漠丝毫没有想叫她滚的想法,宁乔乔只好硬着头皮伸手扶住他……

    洗澡时两人谁也没有讲话,半小时后,两人从浴室里走出来,宁乔乔脸颊已经红得像是煮熟的大虾。

    “时间不早了,你赶紧休息吧。”宁乔乔将郁少漠扶到床边坐下,红着脸小声说了句。

    “嗯,你也早点休息。”郁少漠十分自然地道。

    宁乔乔:“……”他们今晚要一起睡!

    虽然她觉得很不自在,不过她转念一想,好在有郁幸睡在他们之间,她也没那么尴尬了。

    “妈咪,你睡在我和爹地中间,我睡在里面吧。”

    宁乔乔正要上床,裹着被子的小家伙忽然说道。

    “什么?”宁乔乔愣住了。

    “我说让你睡在我和爹地中间啊,因为爹地的腿受伤了,我想了一下,万一我不小心碰到了也会闯祸的,所以为了保证爹地的安全,还是你将我们隔开吧。”

    郁幸头头是道地道。

    宁乔乔:“……”

    她真的很想说一句。

    儿子,难道你都忘了这个男人以前对你态度有多恶劣了的吗?你真的不用对他这么关心的啊!

    她要睡在郁少漠和郁幸之间,这就表示她需要直接挨着郁少漠睡……

    如果是以前她睡也就睡了,但是这两天他们才刚闹矛盾……

    “妈咪,快点上床休息吧,我明天还要上课哦。”

    郁幸打了个呵欠道。

    “嗯,大家都早点休息。”郁少漠此时也淡淡地接了一句。

    宁乔乔:“……”

    郁幸说的有理有据,她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宁乔乔只好爬上床在中间躺下,翻过身用背对着郁少漠,将郁幸搂在怀里,道:“好了,你早点休息吧。”

    “嗯。”

    躺在她温暖的怀抱里,郁幸没有再说什么,很快便闭上眼睛睡着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宁乔乔身体有些僵直,竭力避免和身边的男人的肢体触碰,好在床够大,她倒也一直没有碰到郁少漠。

    郁少漠一直没有讲话,安静的仿佛睡着了一般。

    过了一会,宁乔乔也有些困了,缓缓闭上眼睡过去。

    她呼吸逐渐变得均匀绵长,躺在身边的男人忽然睁开眼,偏过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的背影。

    对于他这个妻子,他依然还是觉得陌生,但是却不排斥,甚至隐约有种熟悉感。

    她将孩子保护得很好,就算他出了这么多事,那个小鬼依然什么都不知道。

    在他记忆错乱的时候,她应该很辛苦,一边要应付他,一边还要想办法骗这个小鬼……

    第二天。

    宁乔乔和郁少漠还有郁幸一起吃完饭,也没管郁少漠,将郁幸交给来接他的保镖,便去看君萝了。

    “你是不知道,他昨天居然对我耍流氓!有这么几秒我还以为他已经恢复记忆了,但是事实证明我只是想多了。”

    宁乔乔一边削苹果皮,一边愤愤不平地道。

    君萝啃着一颗苹果,若有所思地道:“晚星姐,听你这么说,我怎么觉得郁少漠像是对你有意思呢?电视上不是说了么,男人只会对感兴趣的女人耍流氓。”

    就像贺寒熠对她,因为不感兴趣,所以他们相处的时候他别提多严肃了,连笑容都不给她一个。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宁乔乔顿时笑得更冷了:“他是对我很感兴趣啊,想脚踏两条船嘛!”

    君萝摇头:“不可能吧,他不应该是那种人啊。”

    “谁知道呢,失忆后他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宁乔乔撇了撇嘴:“好了,别说他了,你最近和贺寒熠联系过吗?”

    “啊?”君萝愣了下,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没有,我又没什么事,好端端的联系他干什么?”

    “你傻啊,谁说一定要有事才可以联系的?”宁乔乔有些无奈的看着她:“本来你们现在就不在一起,你再不联系他,是希望你们的距离更远吗?”

    想让贺寒熠那个闷葫芦主动联系君萝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们俩这事还得靠君萝主动。

    “我不要。”君萝摇了摇头,眼神闪了闪,道:“我知道他在贺家好好地就行了,如果有什么事他们肯定会告诉你们的,既然没事我就别去打扰他了,我们……就这样也挺好的。”

    君萝眼里多了一些明显的哀伤和遗憾,宁乔乔看着她,她大概能猜到君萝在想什么。

    虽然贺寒熠说愿意娶她为她负责,但是有哪个女孩希望自己喜欢的人是因为‘责任’这两个字才娶自己呢。

    “好吧。”宁乔乔眼神闪了闪,没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医生过来为君萝治疗,宁乔乔帮着他们一起忙活了一阵,等君萝治疗完,扶着她躺下来休息,这才起身离开。

    这个时间郁幸正在上课,如果回去又要看到郁少漠,不想回去尴尬,宁乔乔想着自己去哪走走,要不然去君时和君傲那里看看?

    正想着,忽然看到前面有道身影在张望着,宁乔乔眼神一闪,走过去道:“请问你找谁?”

    那道身影一震,转过头朝她看过来。

    宁乔乔顿时有些惊讶:“云懿,怎么会是你?”

    他们回来的时候,云懿不在接他们的人里,这几天也一直没看到她,宁乔乔还以为她已经离开君家,回云家去了,没想到她竟然还在。

    “君小姐,我在这等你。”云懿朝她笑了笑。

    “等我?”宁乔乔一怔:“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有的。”云懿点了点头,看了看她,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想问问,听说你们这次回来的人里没有郁少寒,他是没有和你们一起回来吗?”

    宁乔乔一震,原来她是想打听郁少寒,点了点头,道:“是的,他还有些工作要处理,所以没有和我们一起回来。”

    “是有工作要处理吗?”

    云懿眼里闪过一抹暗淡,小脸上也出现落寞的神情。

    她显然是误会了,宁乔乔赶紧道:“是真的,都是公司里的事情,他不在没办法,所以只能留下来了。”

    “宁小姐,你别安慰我了。”云懿抬起头,有些勉强的挤出一抹笑:“我知道他是不想见我才没有回来,其实也是我不好,不应该一直缠着他,害得他还要和你们分开。”

    她之前和他在一起住过,虽然知道他会参与一些工作上的事,但是数量都很少,公司有他的一个在负责,他根本就不用怎么操心,更不需要专门留下来处理。

    她理解宁乔乔为什么这样收,无非就是不想让她尴尬,善意的谎言而已。

    其实都怪她,如果不是她一直要留在这里,坚持不肯离开,他应该也不用用这种方式回避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