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很简单的道理,无尽海时秦宇在隐藏,那谁能保证今日,就是他真正的极限状态?

    作为一个有前科的人,实在很难被相信,若当真如此,那他又将强到何种地步?

    本就感觉,已被抛的影子都看不到了,如今更是觉得,双方差距有如云泥之别。

    秦宇跟他们,到底谁是土著修行者,谁才是真正的“修某代”?

    不能想了,不能想了,感觉喘不过气!

    “黑暗之道!”炼一缓缓开口,眼神沉凝肃穆,落在秦宇身上时,眉头忍不住皱起。他是真的没想到,区区秦宇居然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空间法则不算什么,可被父亲称为世间最恐怖,最不可测的黑暗力量,绝不容小觑。

    秦宇居然掌控了它!

    原本对传闻中说的,秦宇跟桃女之间的事情,已得到园主认可,炼一根本不信。最多只是,桃女对他有心而已……可如今看来,事情极可能是真的。

    因为资质如此的秦宇,足够称为“逆天”,纵然桃女身份尊贵,匹配亦绰绰有余。

    既然是这样,不论付出什么代价,秦宇都必须死!

    桃女是他选中的女人,将陪伴在他身边,渡过未来漫漫长无尽时光,直至天地之巅岁月尽头。

    没错,爆发出黑暗之力,实力震慑全场的秦宇,如今在炼一眼中,依旧可以杀。望海、看海、观海……三步为三境,每一境都意味着,悬殊惊人的力量差距。

    距离入海一步之遥,若非为了补全自身缺陷,令自身完美无缺,为冲击彼岸真圣打下坚实根基,炼一早就能踏出这一步。

    外界只知他强,却不知炼一已强到了,圣道无碍的地步。

    所谓无碍,已是前路坦荡无虞,圣道唾手可得!

    以无碍之境,尽管不入苦海,却也勉强可以,动用几分圣道之威。

    这么做当然有些风险,甚至可能导致炼一,因此补缺受损,推迟成圣的时间点。

    但在他看来都是值得,杀掉秦宇,不止是杀死一个,与他争夺桃女的竞争者,也是毁掉了桃园的未来!

    西山与桃园,如今尽皆克制,但双方迟早将有一战……这点,自很多很多年前,槐圣、园主各自抵达彼岸时,便已经注定。

    炼一心头杀意如潮!

    但这件事情,还需要做其他防备,秦宇的强大出乎意料,杀死他的难度随之提高。

    殿内龙圣分身,若在关键时刻出手,大概率能够左右局势,挽救秦宇的性命。

    炼一决意出手,便不会留下隐患,吸一口气他嘴角微翘,“我收回之前说的话,秦师弟除了一条灵活的舌头外,实力也很不错。”

    秦宇神色平静,“炼一师兄想说什么,开门见山就是,云山雾罩之类,对于你的脑子来说很难,我听着也会很累。”

    空间陡然一静。

    但这一刻,已不会有人,用惊诧、冷嘲,隐含不知死活意味的眼神再去看秦宇,因为秦宇已经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表明,他的确有着当面硬怼炼一的资格。

    很现实,但这就是现实!

    眼皮跳了一下,炼一脸上笑容敛去,冷漠森然,“好,那我就直说,接下来若继续动手,我会动用一些底牌,但这底牌对我会有损伤。”

    “既承受了损伤,便不可空手而归……所以,秦宇你若有胆,就与我定下契约,今日擂台之上除非一方求饶,谁都不可插手。”

    的确很直接。

    桃女五指瞬间握紧,“秦宇!”

    秦宇转身,看了她一眼,神色平静,“师姐放心,既然炼一师兄好兴致,桃园岂能退却。”

    回头,脸上浮现冷笑,“只是厮杀无眼,若一时留不住手,小弟怕槐圣会怪罪。”

    炼一大笑,声浪震天,“秦师弟放心,今日若我横死,便是技不如人,西山绝不追究。”

    说完看着秦宇。

    “好,炼一师兄如此胆气,秦宇自当一样,若今日毙命擂台,桃园也不会迁怒。”

    语落转身,拱手,“请龙圣大人为证!”

    炼一躬身,“请龙圣为证!”

    短暂沉默,晶壁后响起龙圣威严声音,“可。”随着声音落下,寿宴大殿内空间,再度急速膨胀。

    无形力量扩散,将观战众人推开,一条条半透明的锁链,自虚无中浮现,宛若游走的巨龙,彼此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层恐怖封锁。

    目的已然达成,炼一目光锁定秦宇,再不遮掩内心情绪,冰冷杀意破体而出。

    他反手一指,点在自己眉心间,一道破裂声,瞬间自体内传出。与之一起爆发的,是惊天动地的恐怖气息,就像是他身体里面,如今闯出了一头挣脱囚笼的巨兽。

    空气中的锁链,“哗啦啦”震荡起来,彼此摩擦碰撞,不断发出声响。桃女猛地起身,眼眸再也无法维持,之前疏淡冷漠。

    圣道!

    这是圣道气息!

    她扭头向晶壁,“龙圣大人!”

    龙圣声音低沉,“双方立下契约,秦宇若不求饶……本圣不会插手。”

    真圣一言九鼎,与天地交感,轻易不会毁诺。这也是炼一得到回应后,直接对秦宇出手,不担心被打断的原因。

    就在桃女出声,龙圣给予回应时,将自身封闭打开一线,借用部分圣道之力的炼一出手了。他如今只担心秦宇承受不住开口认输,自然不做半点停顿,抬手向前按落。

    不入苦海,却借了圣道之力,已经违背规则。所以出手瞬间,还未伤到秦宇,炼一便脸色发白,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未伤人先伤己!

    反噬比他想象中更强,但好消息是还能够承受,顶多只是,付出代价多些少些而已。

    这……就是圣道的力量,强大、肆意,似存于这浩荡天地间,再不受半点束缚。

    轰——

    空间剧烈震荡,似乎所有空气,都被瞬间压缩成一团,化为无形山岳悍然镇落。

    这一击,气势恢弘浩荡,自四面八方而来,不容躲避逃逸,似天地本身而为……因,成圣道者,本身大道凝聚,即可视为“一方天地”意志!

    当然,这里的“一方天地”,与字面意思不同,但本质上却无太大区别。

    以圣道之威,俯瞰境界以下生灵,皆为茫茫蝼蚁不值一提,随手便可湮灭无尽。

    空间法则如何?黑暗之道又如何?

    正是明知如此,见识到黑暗之力后,炼一依旧有着强大的自信,可将秦宇镇杀!

    非圣者,却能动用圣道之力。

    秦宇心跳骤然加速,魂魄本能中尖叫,强烈危机感侵袭,口鼻间似能嗅到死亡的味道。

    腐朽而冰寒,充斥着令人绝望的气息!

    吼——

    头顶之上,全然黑化的深渊泰坦,口中发出惊天咆哮,接着令人震撼一幕出现。

    它一颗眼珠,刹那由黑暗化作光明,整个转化过程之中,没有半点停顿、滞待。

    就像是一颗,骤然降临的燃烧大日,深渊泰坦化为光明的眼眸,释放出无尽耀眼光芒。

    它扩散到身体上,将半数黑暗驱逐……或者更确切的说,是它一半已完成黑暗化的身躯,瞬间变成光明的载体,每一根毛发都变得透明,源源不断向外散发光芒。

    这一刻,深渊泰坦再度变身,以眉心竖线为界,它半边是世界最深沉的夜,黑暗可将一切吞噬。另一边则是光明的海洋,温暖、明亮、耀眼的光,可照亮万物。

    黑暗与光明,两者截然对立,如今却同时出现在深渊泰坦身上,两者完美共存,光、暗接触之地,能够清楚的看到,它们间的流通与转化。

    光明即黑暗,黑暗即光明!

    当然,光暗一体的深渊泰坦,是所有人都能够看到,可光明与黑暗之间的转化,则只有极少数人可以察觉。

    这涉及到对规则的掌控,对天地的理解,以及自身魂魄和修行境界。

    龙圣、桃女、炼一……还有他身边,那个貌似普通的中年人,是光暗转化的见证者。

    桃女、炼一还好,心头震动万分,充斥着荒谬与难以置信,却并不能真切的明白,这一幕代表了什么。

    但龙圣清楚,貌似普通的中年人,看其眼眸深处爆开精芒,大概率也是知道的。

    光、暗一体,居然是传说中的光、暗一体!

    龙圣突然觉得,这个世道变了,秦宇只是一个,区区神境的小辈,若非触动它的留印而不死,根本没资格得到他的关注。

    可就是这么一个,理论上说弱的可怜,他随随便一根爪子,就能轻易戳穿十来个透明大洞的小辈,居然屡屡推翻龙圣给他下的定义与标签。

    一次又一次,展露出更加强大的底蕴,如今甚至是只在传说中存在的光、暗一体!

    没错,秦宇现在的确很弱,哪怕他参悟了空间,掌握了光暗与黑暗,龙圣依旧能轻易杀他。

    这是绝对的力量差距。

    可只要秦宇不死,给予他足够的时间成长,不需要太久……或许一百年,或许三百年,昊阳世界中必然就要,再增添一尊巨头级存在。

    何为巨头?

    跨苦海,达彼岸,凝聚无上大道,自身真正超脱,傲然天地之外,永存而不灭!

    此为真圣,亦称巨头!

    呼哧——

    呼哧——

    晶壁后,喘息粗重似破烂风箱,且得是百十个放一起,同时拼了命的拉动不止。

    光、暗一体出现,秦宇潜力毋庸再言,桃园势必不会罢手,若要留下秦宇,必有一场大战。

    啪——

    几根利爪,其根深深没入地面,龙圣抬头露出一双赤红眼珠,涌动着疯狂之色。

    战就战!

    为了将来,东海能有一门两真圣,横压十方威慑昊阳的一日,付出任何代价都是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