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秦宇对圣冥卫而言不仅仅是救命稻草,更是未来与希望的化身,而绝大多数时候永无尽头的囚徒生活,远比死亡更加让人绝望。

    所以即便到了这般时刻,他们仍旧强迫自己怀揣着最后期待,内心一遍遍的祈祷渴求,希望奇迹可以降临……哪怕,他们现今心神已被绝望彻底淹没。

    便在这绝望夹杂一丝期待的目光之中,葬海路中秦宇终于出手,他抬手在前一拍,似落于无形琴弦上,激起音节四下爆发,于是震荡了此刻的怒海,将它撕裂成无数碎块。

    那些延伸开的白线,如同一张巨大蛛,以秦宇所在为中心,避开了海蓝蓝、图霸、图屠三人,席卷八方。

    所有被白线大覆盖的海中妖兽,同时发出痛苦嚎叫,它们身躯表面赫然出现了,无数条纵横交错的恐怖伤口,鲜血汹涌而出染红白色大时,妖兽本就因为陷入狂暴而赤红的眼珠,顿时变得更加骇人。它们并未因为受伤而恐惧,反而激起心底最大的暴戾,眼珠死死盯紧秦宇,要将伤害它们的人撕成粉碎。

    可惜这些妖兽最终没有获得报仇的机会,身体表面原本剧痛无比的伤口,突然传出酥麻感觉,然后那些外翻着的鲜红色的血肉,快速变得灰暗下去,像是挂了多日水分流失严重的腊肉。它们强悍有力的身躯,逐渐滞待、僵硬,眼珠中的血色与残暴,一点点的凝固。

    秦宇站在深海中,除了海水翻滚的声音,周边突然陷入安静,无数头强大海中妖兽,艰难挣扎着不断沉入海底。秦宇神色一片平静,便似先前随手一拍,将这些妖兽送入地狱的人,并非是他一样。

    可正是这种平静与霸道无匹的鲜明对比,越发让人心神震动,继而在这份震动之中,自心底深处生出某种敬畏。

    图霸、图屠短暂震惊后很快回过神来,虚弱眉眼间满是骄傲,在他们看来身为九界圣地圣子的秦宇,做任何事情都是可以理解的,有了这种盲目的崇拜,接受起来自然要简单的多。

    海蓝蓝相对而言,显然受到了更大的心理冲击,她虽然听闻过关于统领的种种传闻,可从未亲眼目睹过。

    如今美眸微微瞪圆,大概的心理波动是,我知道你很厉害,却没想到竟厉害到这般程度。

    “我们走!”

    以至秦宇声音传来时,海蓝蓝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虽然掩饰的极好,可秀气、白净的小耳朵,还是泛起一层红润。

    圣冥城更加死寂,无数人瞪圆眼珠,无意识张大嘴巴,甚至于口水流出老长都毫无所觉。一个个脸上表情古怪无比,有种想大笑出声却因为面部肌肉僵硬,因而产生诡异扭曲的既视感。

    先前的死寂因为内心的绝望,而此刻的安静无声则是,因为惊喜来的太快太出乎意料,让他们一时难以接受,可又清楚的认知到这就是事实,内心剧烈情绪波动程度实非外人可知。

    统领大人就这么一拍,别的什么都没做,这些凶悍的海中妖兽,便一个个的尸沉大海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都不会信这种事啊!

    傅山大口大口喘息,有种陡然之间穿越屏障,自真空状态回归的感觉,心跳如此的剧烈,让他再度感受到了,自己身体中传出的热度,整个人像是“活”了过来。

    含金血现,引无尽海妖兽暴走,这是它最让人恐惧的地方,无穷无尽的妖兽足以将任何人生生淹没。

    哪怕再强大的力量,除非超出极限达到碾压层次,能够直接撕开出路,否则最终只有死路一条。

    而现在秦宇展现出的,虽是某种他们无法确定的力量,但显然这股力量对无尽海中妖兽,有着同样的碾压能力。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出手时轻描淡写,根本瞧不出半分深浅,可见这种程度的手段,对秦宇而言并非难事。

    这就代表了活的希望!

    只要统领大人,可以维持这种恐怖力量,即便无尽海中妖兽再多,也只是不断送死罢了。

    这一刻沉稳如傅山,也忍不住发自内心的感慨,统领啊统领,您果真是高深莫测,属下对您的敬仰,如滔滔东流水绵绵不断绝。

    旁边,元稹眼珠通红,如果不是为了维持,自身在属下面前的威严,只怕他已痛快大哭。只有陷入绝望之后,才能真切的体会到,希望再度降临时,那种撼动人心的强烈冲击。

    只是……统领大人求您不要再玩了,有什么底牌赶紧拿出来,咱心脏虽然不错,却也经不住这样来回折腾!

    商云台握紧双拳,虽然他对统领大人一直满怀信心,可这一幕出现时,内心依旧激动万分。果然他没有看错,统领大人的未来,注定踏临神魔之地无上巅峰,与世间巨擘博弈,怎会悄无声息殒落在无尽海。

    “老商!谢谢你!谢谢!”王朝满脸涨红,眼神狂喜中夹杂羞愧,他突然感到无比后怕,如果商云台没拦住他,或许他现在已经死了。

    死他一个倒还好,若是因为他的闯入,导致葬海路再度生出变故,害了统领大人,毁了大家所有人的希望,那才是真正的万死不赦。

    华延亭、黄山面红耳赤,有心想要道歉,却又一时间张不开口,只是在心里暗暗发誓,商云台这个兄弟,他们两人认下了!

    ……

    天枢司副手章鸢霖惶恐不安的情绪,随着时间流逝逐渐平复下去,暗暗侥幸同时忍不住为自己当初的果断感到满意,幸好自己反应及时、果决,将当日大祸消弭于无形。

    否则真的如实上报,且不说熬了不知多少年才有的今日地位,只怕还要被打入大牢之中,下场悲惨万分。至于无尽海秘阵究竟出没出问题……章鸢霖并不在意。

    一群永无出头之日的囚徒而已,即便真的被丹毒杀死,也只是早死了一段时间。反正终归是要死的,说不定现在死了,还是帮他们获得解脱呢。

    可意外总是来得如此突然且毫无预兆,打的人措手不及,正安稳坐在桌后品茶的章副手,看着匆匆跑来的属下眉头下意识皱起,这一年多年手掌大权,章鸢霖尝到了权利的滋味,对自身威信看的极重。

    “慌什么?给我镇定点,喘口气再说!”

    (本章未完,请翻页)

    属下脸色发白,颤声道:“大人,无尽海大阵异动!”

    啪——

    前几日刚收的孝敬,一只精品翠玉茶杯在地上摔的粉碎,可他却已顾不得心疼,章副手遍布威严的沉稳面庞,瞬间陷入一片慌乱,他现在最怕的,就是听到“无尽海”这三个字。

    “大人……”见他呆坐原地,属下忍不住出言提醒。

    章鸢霖眼珠转了转,猛地跳起来咬牙低吼,“带我过去!”

    不要出事,千万不要出事!

    天枢司中有一张虚空成像的宝图,悬浮在半空之中,明灭闪动对应整个魔道圣地小世界,所有阵法状况一览无余。可如今,代表无尽海的阵法区域,赤红光芒如鲜血,让人心头如压大石。

    周边天枢司修士,一个个早已起身,瞪大眼睛看着此幕,脸上多少有些惊慌。当初无尽海秘阵出现意外,事情尽管很快处理妥当,并未大范围流传出去,可在天枢司内部却不是秘密。只不过事情重大,没人愿意自惹麻烦,所以大家默契的保持沉默,只当事情没有发生过。

    可现在无尽海显然出了大变故,谁都不知道今日是否,与一年多年的秘阵关闭事件有关,如果真是这样,必然是无尽海中出了重大意外。

    一旦事情闹到不可收拾,将当初的事翻出来,虽说有人顶在前面,可整个天枢司所有人,都逃不过严苛惩罚。

    章鸢霖扒开人群冲进去,看到无尽海大阵部位爆发出的红光,眼前猛地一黑脚下差点软倒,作为天枢司副手他当然明白,这代表着阵法出了极大变故。

    按照规定,天枢司必须马上上报,并且提醒圣宫进行检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无尽海是魔道圣地,自然只有圣宫方面,才能够着手调查。

    这才是最大的恐惧之源!

    圣冥卫虽然被放逐无尽海,可他们终归是圣宫的核心武装力量,一旦查到当初的事情,那后果……章鸢霖满头冷汗不敢再想下去,短暂慌乱无措之后,他满脑子只剩下一个念头。

    一不做二不许,这件事一并隐瞒下去,就好像当初的无尽海秘阵事件,只要天枢司上下守口如瓶,就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对,就是这样!

    章鸢霖深吸口气,强行压下翻滚念头,转身眼神冰冷扫过众人,“无尽海阵法出现误报,暂时关闭对这部分区域的监控,等我调查清楚原因后再做恢复,你们明白吗?”

    众人悚然一惊,不少人瞪大眼眼珠,像是第一次认识到章副手,这位做事一向谨慎小心的大人,出事之后手段竟如此凌厉,当真不可小觑。

    决定已然果决,可惜章副手错误的估计了这件事的影响,无尽海秘阵虽然涉及重大,但归根究底损害的只是圣冥卫的利益,他要隐瞒自然不会有人跳出来,替圣冥卫说话自惹麻烦。

    但今日不同,无尽海大阵涉及范围非常大,是魔道中几处超级大阵之一,属于重点监察范围。再加上无尽海中,埋葬了历代圣君及众多魔道大人物,若真的出现意外,谁敢隐瞒谁就得死。

    “关闭阵法监控,章鸢霖谁给你的权利?”冰冷声音在身后响起,每个音节间都可听到,某种类似割裂血肉的声音。

    正试图用眼神吓住众人的章副手,刹那间如遭雷击,他颤抖着转过身,看到身后黑色长裙的晴若虹长老,瞬间瘫倒在地。

    晴若虹神色一片冰寒,她身为天枢司之主,虽然处于闭关状态,可今日之事若处置不好,必然也要背负责任。虽说以她的身份,即便出现纰漏,也没人敢发难,可涉及无尽海,无论如何不敢大意。

    “来人,褫夺章鸢霖所有身份、地位,即刻押入大狱,待此事之后再行审判!”

    章鸢霖身体一抖,哀嚎道:“长老不要!请您高抬贵手饶我这次,属下以后再也不敢了!”

    晴若虹面无表情,“押下去!”她快步走到阵法宝图下,闭上眼心神瞬间融入,几息后睁开眼,脸色越发阴沉。

    “连通无尽海的信道居然关闭了,好,很好,本座只是闭关一段时间,你们就要翻天吗?”

    “呼啦啦”瞬间跪了一地,天枢司修士们身体剧烈颤抖,脸色苍白至极。

    晴若虹深吸口气,寒声道:“本座闭关这段时间的事情,必会一查到底,现在马上重启信道,本座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几名天枢司修士直接从地面跳起来,奔跑着冲到操作台前,以最快速度重启了无尽海信道。它本身属于大阵中一部分,重启完成后就可以完整的,采集到大阵反馈的详细信息。

    悬空阵法图上,无尽海区域阵法散发出血光陡然暴涨,猩红粘稠的光晕洒在每个人身上,如同置身血海之中。哪怕只是单纯的光芒洒落,却让众人口鼻间,似嗅到了浓重血腥。

    天枢司人人色变,一个个瞪大眼珠,像是看到了某种,极其恐怖的画面,脑海中“轰隆隆”似江河决了堤。

    晴若虹冰冷面庞上,闪过些许愕然之色,旋即归于平静,可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她眼眸深处早已是波涛滚滚!无尽海大阵的真正作用,她非常清楚,自然知道眼前一幕,所代表着的真正含义。

    圣冥卫中,有人开了踏天之路!

    这种事在漫长岁月中,晴若虹亲身经历了很多次,但无一例外,所有尝试获取自由,突破自身命运的举动,都以悲惨结局告终。甚至圣冥卫方面的尝试,很少能够真正的,激发出这座大阵,所蕴含的强大力量。

    可现在,猩红粘稠的血光表明,此番开启踏天之路的人,快要闯到海面范围,无尽海大阵的力量,已全部爆发出来。若他们可以成功,便开启了圣冥卫新的历史,甚至有可能改变他们,十万年来的悲惨禁锢。

    晴若虹吐出口气,“即刻通传圣宫,踏天之路再启,或有可能破海而出,请他们有所准备。”

    天枢司消息虽指定传向圣宫,可如今圣君大位空悬,圣宫更多的只是象征上的至高无上,消息在最短时间内传遍魔道,无数魔道修士心头震动。但凡知晓无尽海大阵内情之人,都明白这代表着什么,圣冥卫中究竟出了何种人物,竟能做到踏天而上?以踏天为名,便可

    (本章未完,请翻页)

    知晓,欲行此路将面临何等艰难!

    晴若虹执掌天枢司多年,做事一向沉稳有度,她既然让人传出消息,此事便绝不会有假。

    想到不久之后将开启的圣宫主体,圣冥卫此次开启踏天之路,无疑有了更多的解读,让人念头纷乱。

    可不管怀揣着何种念头,关注都不可避免的,落在那片几乎被遗忘的大海,一些魔道大人物已经动身,准备亲身见证某个历史时刻的到来。

    当然这其中并不乏私心,根据圣宫施于圣冥卫的约束,闯过踏天之路者即可重获自由,并自动获取圣君亲卫资格。能够闯过踏天之路,用脚趾想也知道,必然是最顶尖的圣冥卫高手,若能招揽至麾下则如虎添翼。

    更何况,尽管圣皇宫无主,可圣君亲卫的身份,依旧尊贵无比,在圣宫拥有极高的地位。争夺圣宫方面支持时,这个亲卫的头衔,将可能产生重要作用。

    有资格谋算圣宫未来的,自然是魔道中巅峰人物,不说算无遗策,这种明面上的事情总能看的清楚。

    所以魔侍降临到无尽海,作为真魔卫一方统领,他天生与圣冥卫亲近,如果他们真能闯过踏天之路,他便有别人不具备的拉拢优势。

    木家也有大人物到来,虽不是木家老祖宗,却也是族中新晋的一位劫仙境,即便面对魔侍也神态从容。十万年前上任圣君暴毙,姓氏去了一半为木,可作为上代圣君遗族,身份地位仍旧尊贵。

    看向平静不起波澜的无尽海,木家新晋劫仙境眼含期待,因为确切意义上说,现在的圣冥卫属于木家先祖圣君的亲军。他们有圣君后裔的身份,再加上本身就有足够的实力,在魔道中博弈,收服这些闯踏天之路的圣冥卫,应该不是难事。

    更何况木慕的存在,让木家有了角逐圣君大位的希望,甚至可以说是如今魔道之中,成功希望最大的人。只有圣君才能够真正的,解除圣冥卫的禁锢,只要将这点告诉他们,还怕这些人不俯首称臣吗?

    想到这里,木家新晋劫仙境更多了几分迫切,自心底里希望圣冥卫之人,可以闯过踏天之路!

    ……

    秦宇并不知道魔道圣地小世界中,因为他们闹出的动静已再度沸腾,有了更多人希望他们,可以从无尽海中闯出去……当然即便知道了这些,也根本不能对他们,有一丁点的帮助。

    好在尚未大成的水之道,在无尽海中施展有着强大属性加成,直接切碎海中妖兽不太现实,可要在它们身上撕裂伤口却非常简单。配合上右手食指中,蕴含的恐怖剧毒,掀翻它们便顺理成章。

    因为严格来说,大道之体是凌驾劫仙之上的力量层次,是更高等境界才能够拥有的肉身,表面看似没有变化,内部却几乎自成一方小世界。

    秦宇借剧毒之力,使得右手食指不断蜕变,最终进阶部分大道之体,存在其中的剧毒早已开始异变,毒性恐怖至极,所以才有了轻描淡写出手,杀海中妖兽如斩鸡宰鸭般轻松的一幕。

    海蓝蓝已经出手,她做的事情很简单,只是利用自己的能力,改变海中暗流的滚动方向。不同于强行控制,这种小范围的操控,对她而言损耗不大,作用却非常重要。

    这些改向的暗流,将会阻挡疯狂冲来的海中妖兽,让它们闯入水之道与剧毒联合杀伤范围后,不能快速逼近过来。

    因为这些海中妖兽,发现来的再多只是送死后,就改变了自身策略,它们开始玩起自爆。

    没错,就是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用生命发出最后疯狂的手段,却给秦宇造成不小的麻烦。

    一只妖兽自爆不算什么,可十头、百头、千头甚至更多呢?即便帝位魔体强悍无匹,也迟早会被震成一滩碎肉。

    有了海蓝蓝的帮助,将中毒的海中妖族阻拦一二,它们自爆的威胁便大大降低,整体而言……依旧在白白送死。

    突然,海蓝蓝脸上露出笑容,因为天性比较淡漠,所以这笑容绽开时,竟格外具有魅力,秦宇不得不承认自己也被吸引,失神了那么一个两个眨眼。

    “我们就要抵达海面了。”又认真感应一下,她继续道:“不出意外,十个呼吸后,我们就能破海而出。”

    余光扫了一眼秦宇,直到这一刻海蓝蓝心头,还有几分不真实的感觉,含金血出现十死无生……可怎么在他面前,居然会如此轻而易举。

    当然,海蓝蓝心中明白,所谓“轻而易举”是建立在,秦宇展露的恐怖实力之上,若是换了其他人,如今早已葬身妖兽腹中。发现秦宇正呆呆看过来,海蓝蓝笑容瞬间淡去,可心中却并没有太多恼怒。并没有涉及男女之情,只是对于强者,理应有更多的包容之心。

    秦宇略微恍惚旋即恢复平静,并未如图霸、图屠般面露兴奋,眉头反而轻轻皱起,露出几分凝重。修为到了一定境界,对未知将来多少会有些感应,也可以称之为强大的直觉。

    进入葬海路前,秦宇感受到了极大威胁,因为有不灭藏身影中,再加上另一张底牌在手,他才有闯入的勇气。

    可这一路行来,眼看就要破海而出,却还未遇到真正的凶险,这点显然不对——含金血导致海中妖兽狂暴,局面的确很恐怖,但在秦宇看来,根本没有太多威胁。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距离海面只剩十息距离,秦宇心头那份沉闷压抑并未消散,反而越来越重。略微思索秦宇并未多言,他脚下一踏当先而行,若真有变故出现,也可随机应变。

    一息。

    两息。

    三息。

    远远的,似乎看到了几分光明。

    四息。

    五息。

    六息。

    光明越来越强,那就是海面!

    七息。

    八息。

    九息。

    秦宇猛地停下,身后海蓝蓝痛苦低呼,口鼻七窍间,鲜血狂喷而出。图霸、图屠身体表面气泡瞬间炸裂,被海水卷入其中,额头青筋暴起,体内骨头颤抖呻吟。

    这片海,在这瞬间化为无形大手,将他们四人一把握住,收紧之中恐怖力量狂暴袭来。

    欲杀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