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李豫自然听出是李安的声音了,忙道:“李侍郎,是我啊!哈哈哈!真的听到声音了,哈哈!”

    顿时,整个房间内的人都沸腾了,全都喜形于色,并非常希望自己也能好好的体验一把。

    “哦,原来是广平王啊!我在宣政殿,你在哪儿呢?”

    李安笑着问道,抬眼一看,皇帝把手伸了过来,于是,顺势把话筒递给了皇帝。

    “小王在明德门的城门楼上,刚刚看完日出就过来了,你够可以的啊!这都能搞出来。”

    李豫兴奋的说道。

    “放肆,怎么跟朕说话呢?”

    皇帝咧嘴一笑,厉声呵斥道。

    李豫顿时吓了一跳,他万万没想到,电话那头突然就变成了皇帝在接电话,这一吓可着实不轻。

    “皇爷爷恕罪,孙儿还以为是李侍郎呢?”

    李豫吓的连忙解释。

    李隆基听着对面传来的声音,心里很是满意,居然真的能够听出是李豫的声音,而且还非常的清晰。

    “豫儿,你真的在明德门的城门楼上,周围怎么这么吵啊!还有女人的声音?”

    李隆基疑惑的问道。

    “哎呦,连周围的声音都能听见,这也太神奇了。”

    “太厉害了,这玩意好啊!以后与远方的人联系,就再也不用写信了,这这是太方便了。”

    “都不要吵,这是朝堂,以为是菜市场呢?”

    听着皇帝在上面打电话,下面的大臣都忍不住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李豫回答道:“皇爷爷,明德门的城墙上至少来了五六百人,光是这间屋子里就足有几十人,都等着看这个机器呢?孙儿旁边就是……”

    一口气听到几十名熟悉的人名,李隆基高兴坏了,忙让李豫把电话让给身边的人,他想听听更多人的声音,于是,一大群人,站在明德门的城门楼内,隔着电话线给皇帝请安,乐的皇帝一直合不拢嘴。

    体验了一阵子之后,李隆基也有些乏了,再加上很多大臣都跃跃欲试,于是,非常爽快的说道:“朕累了,诸位卿家都来试试吧!都来试试。”

    大臣见此,连忙高兴的聚拢了上来,他们按照官位的高低,依次过来试试这个新鲜的好东西。

    “是妹妹啊!哈哈哈!”

    “我是谁,我是你亲爹,可逮到你了,不去学堂念书,跑到明德门去了。”

    “是我,是我,真是凑巧啊!哈哈!”

    这一次朝会,啥事也不干了,就光玩电话了,皇帝和大臣们似乎都把别的事情给抛诸脑后了。

    就在大臣们忙着打电话体验的功夫,李隆基高兴的拦着李安,走到了宣政殿的外面,里面太热闹了,让他觉得有些闷人。

    “经过多年的准备,万里传音总算是搞出来了,真是可喜可贺啊!朕非常高兴,有了这个机器,以后与远方的人,就能直接通话了,这是在是太方便了。”

    李隆基说道。

    李安说道:“这都是众多工匠日夜努力的结果,更与陛下和朝臣们的全力支持密不可分,如此,方能这么快的把这个机器搞出来。”

    “朕还是觉得,李侍郎功劳最大,对了,明德门到宣德殿不过二十多里,若是再远一些,是否也能有同样的效果,比如东都洛阳,甚至安西岭南都可以直接对话吗?”

    李隆基好奇的说道。

    李安如实说道:“陛下,这个臣也不能保证,还需要继续研究,多做几个出来,然后一步步的增加距离,先通洛阳,然后一步步的增加长度,直到能够通到整个天下,甚至,周边诸国的王宫。”

    李隆基满脸笑意的说道:“若果真如此,那就太好了,以后,朕坐在宫里就能直接与诸国国王通话了,这可真是太方便了。”

    “陛下放心,这个愿望一定能够实现,而且,也要不了几年了,最多三五年,所有的州郡就都能同上电话了,只要朝廷有这个决心,愿意投入足够的资金就能够实现。”

    李安开口说道。

    “这个投入到底有多大,李侍郎能否给个实数?

    李隆基关心的问道。

    李安开口说道:“这个?也不太好说啊!不过,肯定不会低的,但比铁路的投入肯定要小许多,只要朝廷愿意全力推进,就完全能够做到。”

    “好,只要朝廷国力能够承担,朕是不会心疼钱财的,需要多少就花多少。”

    李隆基非常大方的说道。

    铺设电话线路的确要花不少钱,短途的还好一些,若是长途的话,需要更粗的线,还需要有交换的机器,总之,花费绝对不低,是一项需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的大工程,也是一项利国利民的大工程,对于简化朝廷的统治,增强朝廷凝聚力,具有不可替代的巨大作用。

    联络是统治的基础,若是长久不去联络,也就不存在统治一说了,朝廷要统治一个地方,首先必须要能够了解这个地区的各种情况,要能够经常与这个地区的地方官进行联络和交流,及时的了解情况,这样才能更加有效的统治,否则,就只能是下面说什么,上面就以为是什么了,这很容易造成欺上瞒下情况的发生,而朝廷的御史想要与中央联系也需要很长的时间,所以,不论干什么事情,效率都是非常低下的,而有了电话机这种神器之后,朝廷与地方的联系就方便多了,下放的钦差和御史之类的官员,可以更方便容易的与朝廷取得联系,进而极大的提高办事的效率,而效率提高了之后,朝廷就可以适当的减少官吏的规模了,这样也可以节约不少经费,让朝廷的统治变得更加的高效,然后还能减轻普通老百姓的负担,让老百姓不用供养那么多的官员,总之,好处是数之不尽的,全国各地发生了什么事情,马上京城方向就能获知,从而及时的了解情况,并进行有效的处理。

    在行政上的作用只是其一,在军事上的用途就更大了,哪个地方有叛乱或者外敌入侵,朝廷立马就可以详细的了解情况,并派遣附近的兵马前去参与平叛,这比烽火传递军情要快速的多,以后,所有的烽火台就都可以取消了,反正也没啥用处了。

    不仅烽火台没啥用处了,万里长城几乎也没有什么用处了,北方都成了大唐的领土了,自己防御自己么,而南方虽然还有很多小国,可都是大唐的友好邻邦,也基本上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发生入侵的几率很低很低。

    至于大唐内部的问题,暂时还没有啥苗头,不过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现在随着挣钱的机会越来越多,大唐境内的贵族和老百姓,都在拼了命的积累财富,富人在忙着投资,穷人在忙着打工挣钱,谁都没有闲工夫去想造反的事情,毕竟,几乎所有人的财富都在快速增长之中,这让人们陷入了金钱的陷阱之中,全都钻钱眼里去了,一切都在向钱看,只要是能挣钱的机会,他们都会拼命的抓住,而一心钻到钱眼里的人,是肯定不愿意丢掉小命的,而造反是杀头的大罪,如此,自然也就没有人愿意造反了,就算有人挑事,在没有足够利益和足够成功率的前提下,也是没有人会听从的,谁都不想被别人所利用,除非是自己活不下去了,都快要饿死了,才会被野心家裹挟着造反。

    继续谈论了一番之后,李安与皇帝返回了宣政殿,此刻,还有好多大臣没有轮到,毕竟,这是宣政殿的大朝,官员是比较多的,就算一个人只听一分钟,那也是需要很长时间的。

    “给我,让我听听。”

    “都不要急,都不要急,都有机会,以后每家都有一个,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每家都有一个,这也太奢侈了,我们这等五品的小官,还是算了吧!”

    一群大臣在宣政殿内谈论了起来。

    “都不要玩了,诸位卿家都不要玩了,朕有话要说。”

    李隆基开口制止了混乱的群臣。

    群臣见皇帝回来了,自然老老实实的回去站好。

    “朕知道诸位爱卿都很高兴,说实话,朕的心里也是同样的高兴,这几个月就没这么高兴过,不过,在高兴,早朝还是要开的,诸位有什么要上奏的,抓紧时间了。”

    李隆基说道。

    高力士在旁边指着电话机,提醒皇帝,这里谈话的内容,会被明德门的人听到。

    不过,李隆基显然不以为意,笑着说道:“没有关系,朕与诸位卿家又不会讨论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不怕被不相干的人听到,诸位尽可以畅所欲言,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大臣们闻令,才慢慢的从兴奋的情绪中回过神来,并开始上奏各种俗务。

    这些朝中大事在上奏之前,其实,这些官员都已经有对策了,但有些事情还是需要皇帝拍板才行决定,毕竟,皇帝才是一国之主,做主的事情自然要皇帝来做了,别的人是不能随意做主的。

    当皇帝久了,处理这些俗务,自然是轻车熟路的事情了,小半个时辰就把所有积压的问题全部搞定了,当然,其中有好多繁琐的小事全部推给宰相们去处置了,这样可以减轻皇帝不少的压力。

    简单的处理完俗务之后,接着自然要讨论一下眼前的电话机了,这个机器终于被搞出来了,怎么着也要庆祝一下才是,不庆祝一下都对不起他们这一年多来的等待。

    “诸位爱卿,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们期盼已久的万里传音计划,总算是取得重大成果了,这是个值得庆祝的天大好事,所以,朕决定了,今晚要在宫里举办盛大的庆祝宴会,地点就在此处,诸位卿家可以多留一会,也可以先回去歇着,晚上,朕与诸位卿家不醉不归。”

    李隆基兴奋的说道。

    众大臣听了这消息,自然是非常高兴了,庆祝宴会谁会不喜欢呢?有好吃好喝的,还能尽情的聊天,没有什么比这更能让人快乐了。

    说完这个,皇帝就回去歇息了,他要好好的平复一些心情,还要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贵妃和宫人们。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李隆基走出宣政殿,看向跟着身后的高力士,突然开口问道。

    刚才光顾着兴奋了,居然没有去想李安是怎么把线路连到宣政殿的,此刻,从宣德殿出来,高兴的抬头看天,偶然发现新出现的电线,这才发现李安昨天肯定进宫布线来了。

    而皇宫是什么地方,哪里是什么人都能随便进来随意建设的,这必须要获得总管的许可才行,也就是必须要获得高力士的许可才行,如此一来,不就从侧面证明了高力士知晓此事么。

    “陛下,昨晚李侍郎确实来宫里布设线路,也是老奴许可的,可老奴再三询问,李侍郎就是不肯说,说是要给陛下和群臣们一个惊喜,如此,老奴便不敢乱说什么,也就没敢跟陛下提及此事。”

    高力士如实回答道。

    “你呀!朕哪里需要什么惊喜,你应该告诉朕的,至少要让朕心里有个准备啊!现在突然听到豫儿在明德门的声音,把朕激动的差点把心都给跳出来了。”

    李隆基笑着说道。

    “哎呦,都是老奴该死,是老奴的错。”

    高力士笑着说道。

    “你呀!哈哈哈哈!”

    心情大好的李隆基,自然不是真的责备高力士,他是太高兴了,所以,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退朝之后,好奇的官员们,哪里肯离开,除了部分确实有急事的离开了,剩下的都聚在电话机的旁边,能轮到自己最好,就算轮不到自己,站在附近也是能听到一些声音,只是声音比较小罢了,但只要能听到一点都是莫大的兴奋。

    还有一些靠近不了电话机的官员,则转而围到了李安的身边,不住嘴的问东问西的,把李安都给问烦了。

    不过,这些大臣显然不能一直待在宣政殿玩电话,因为当皇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贵妃的时候,贵妃也要来试一试,如此,这些大臣就只能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