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惹爱成瘾 第二千九百八十六章 是不是得离开了

    他猜测着,可能方柏霓的父亲知道一些内情。

    如若方柏霓不愿意说,或许能从方父这边侧脸了解一下。

    蓝修再跟过来之后,没有再提刚才的事情,让方柏霓在心里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春游的地方选在了郊外龙夜爵的私人别墅,这里风景十分优美,很适合这个季节过来玩。

    方柏霓并不知道还有其他人,所以有点慌。

    蓝修却坚定的拉着她去了,还大方的把她介绍给朋友。

    殷菱的肚子已经显怀了,人也胖了一圈,但脸上的笑容明显多了。

    陆漠成全程贴身保护,把殷菱照顾得无微不至。

    方柏霓看着两人的互动走神,蓝修叫了两声她都没听见,便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原来是在羡慕别人。

    “怎么?羡慕啦?你放心,我会比陆漠成还要体贴入微的。”蓝修跟方柏霓保证着,但更像是承诺。

    方柏霓却心虚的移开了视线,没有接这句话,而是问他,“爵少夫妇没有来吗?”

    “他们一家人去意大利了,参加江离陌孩子的百日宴。”

    方柏霓是知道江离陌的,毕竟她在龙家教过龙雅熙钢琴,多少知道一点内情。

    江离陌和龙夜爵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之前两人的关系比较僵持,这两年才好一点了。

    到底是一家人,不管有多少的误会,总能解开的。

    不过没有唐绵绵他们在也挺好,至少她不会觉得那么尴尬。

    殷菱毕竟并不知道她和蓝修之间的故事,所以相处起来更自然一些。

    殷菱现在怀孕了,对小孩子特别的喜欢,见到小白更是舍不得撒手,总来逗她。

    她性格开朗,和方柏霓起身是两种类型的女人。

    可一静一动,反而很合拍。

    两个男人去烧烤了,留下他们两交流聊天,殷菱说,“小白长得好快呢,女大十八变呀,越来越好看了,眼睛和鼻子特别像你。”

    方柏霓顿时就心虚了,急忙否认着,“是吗?可能我经常带她,所以会有些相似吧。”

    “对啊,医学上说生活在一起的人,会慢慢变得很像呢,所以很多在一起多年的夫妻,会有夫妻脸。”

    听到这个说法,方柏霓松了一口气。

    不过殷菱也问了,“你有问过蓝修,小白是怎么来的吗?”

    “额……没有。”

    “这么惊奇的奇遇你居然没问一下,也太没好奇心了吧?”殷菱多少有点惊讶。

    蓝修也在这个时候送烤好的烤串过来了,把没有辣椒的那份递给了殷菱,“这是你老公给你烤的,说不能让你吃辣椒。”

    殷菱小脸都垮了下来,“管家公。”

    “你们刚才在聊什么呢?什么没好奇心?”蓝修把自己烤好的烤串给了方柏霓后问道。

    殷菱笑眯眯的吃着烤串说道,“就是小白呀,她都不好奇小白是怎么来的,要是陆漠成多了一个孩子,我肯定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的。”

    关于这件事,蓝修细想了一下,方柏霓还真没问过自己。

    没问孩子是不是他的,也没为孩子是怎么来的,甚至没问孩子的妈妈是谁。

    “可能……她不好奇吧。”蓝修解释着。

    殷菱却摇摇头说

    道,“不不不,我觉得男女之间,只分在乎和不在乎,在乎呢,对你就会有占有欲,就会想知道你所有的事情,不在乎呢,就彻底的不在乎了,什么都不想知道,也不会关心。”

    殷菱不解释还好,一解释,蓝修的脸色就有点不太好了。

    他开始怀疑人生,觉得方柏霓是不在乎自己。

    是啊,回想起来,方柏霓还真没问过小白的事情。

    就算她对自己的事情不在乎,但她很喜欢小白,多少也要关心一下的吧?

    蓝修想不通了。

    方柏霓被两人这一番话弄得很是心虚,结结巴巴的解释道,“我也不是不好奇,就是不好意思开口问,没别的意思。”

    “没事,你想知道的话直接问我就好,我都会告诉你的,不会有一点隐瞒。”蓝修急忙表达自己的重心。

    吃了一嘴狗粮的殷菱突然就觉得手中的鸡翅不香了,她直接起身去找陆漠成去了,才不要在这里吃狗粮呢。

    蓝修故意提及小白的事情,“小白其实并不是我的孩子,是我捡来的,我并不知道她的亲生父母是谁,但我一直把她当自己的亲生女儿来养。”

    “她……不是吗?”

    “是啊,不是,是我去年生日的时候,有人送来的礼物里面的,我就一直养着了。”

    “这样啊……”方柏霓低头看着小白,似乎在想着什么。

    到是蓝修疑惑的吻了一句,“你都不吃惊的吗?”

    “吃惊什么?”

    “孩子啊,哪有人生日礼物收到孩子的。”

    “是很吃惊。”方柏霓急忙说道,“你没去查过吗?”

    “一开始是打算查的,我一个大男人突然养一个孩子有多不习惯啊,兵荒马乱的,可看到小白,我就想到了那个我们没缘分的孩子,觉得这是老天爷来弥补我的,就留了下来,也没再查过了。”蓝修解释着留下小白的原因。

    大概是触及了伤心往事,方柏霓的表情也有些低沉。

    蓝修马上安慰道,“没事,以后我们也会有自己的孩子的。”

    “我想吃玉米,你去看玉米好了没。”

    蓝修知道她是故意回避这个话题的,但他还是起身去给她取玉米去了。

    等蓝修离开,方柏霓才能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至少蓝修没多怀疑,她也能暂时松一口气。

    可也只是暂时的松一口气,刚刚殷菱一句话到是提醒了她。

    小白现在越来越像她了,再这样下去肯定要引起蓝修的怀疑。

    她是不是……得离开了?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方柏霓,以至于之后的情绪都有些沉。

    哪怕蓝修说了很多笑话逗她笑,她也只是表面上开心一下,心里很是沉重。

    回去的路上,她抱着小白一起睡着了,蓝修开着车。

    那是一种幸福的感觉,从前他总好奇,幸福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饿,或者是什么形式的。

    可现在才知道,其实幸福真的很简单,看着她坐在后面抱着小白一起睡着的样子,就是幸福。

    或者说,她和小白在自己的身边,就是幸福。

    到家后阿姨来接小白,蓝修还得送方柏霓回家。

    谁知道小白醒来后就开始哇哇大哭,搂着方柏霓的脖子不愿意撒手。

    阿姨都看难了,方柏霓也心疼孩子哭,正发愁呢。

    蓝修顺势就说道,“要不你今晚就留在这里吧,就当是陪小白了,她现在太粘你了。”

    方柏霓肯定是有所顾虑的,但看到小白哭得那么伤心的样子,到底是心软,便答应了。

    蓝修当然是最高兴的,果然是他养大的闺女啊,知道助攻她了!没白心疼她!

    说是住在这里,方柏霓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安的。

    好在她是和小白睡一起,避免了不少的尴尬,蓝修到是忙前忙后关心着她和小白。

    等她睡下之后,他才道了晚安回了自己的房间。

    方柏霓看着小白睡着的样子,心里很是复杂,也没什么困意。

    相比起来,蓝修就轻松多了。

    他觉得现在的日子,和以后的日子应该是相似的。

    当然,如果方柏霓是和他睡同一个房间那就更好了。

    深夜,方柏霓还是没睡着,好不容易脱身了,她想出去透透气。

    因为小白抵抗力比较弱,她不能打开房间的窗户,便出了房间想去二楼的阳台上坐一坐。

    可刚到阳台,蓝修就过来了,见到她也在阳台,还愣了一下。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你也睡不着啊?”

    蓝修失笑,随后把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在了方柏霓的身上,“有点冷,别冻着。”

    外套还带着他的体温,十分温暖,方柏霓有点不舍的松开了。

    蓝修坐在了她旁边的位置,看着外面的灯光问道,“为什么睡不着?因为换了地方?认床?”

    “也有这些因素在里面。”

    “没事,以后就习惯了。”他到是很坦白。

    方柏霓咬着唇,双手托着下巴在想一些很复杂的问题。

    蓝修见她不说话,就盯着她看。

    她的侧脸真的很耐看,是那种标准的美人脸。

    虽然不至于让人一眼就惊艳,却是越看越好看的那种脸型。

    蓝修第一次沉迷于她,就是因为她弹钢琴时的侧脸。

    此时他看她的角度,就有些像是她在弹钢琴时的样子,灯光打在她的侧方,将她的影子拉得很有韵味。

    方柏霓一回头就看到一个痴迷于她侧脸的男人,脸颊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你看着我做什么?”

    “因为好看啊。”他在夸人这方面从来都不吝啬。

    “你又不是没见过美女,那个安佳艺,就长得很好看啊。”

    方柏霓自己都没注意到她的语气有一点酸。

    蓝修听出来了,随后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方柏霓被笑得心里发虚,就质问他,“你笑什么?”

    “原来你也会吃醋啊。”

    “谁吃醋了。”她一口就否认。

    “你啊,你吃醋了,我又不是傻子,我能感觉得出来。”蓝修像个尝到甜头的小伙子一样,笑得很是开心。

    方柏霓都记不得多久没见蓝修这么笑过了。

    她也看得有些沉迷了。

    这个男人,真的很爱笑。

    一笑起来,整个人就魅力无边的样子,特别耐看。

    她第一次注意到这男人,就是因为他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