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陆少的暖婚新妻 第97章 他们没什么才不正常呢

    公司还有大堆的事情等着陆薄言处理,下楼后他拿了车钥匙就要走:“妈,我可能要晚回,你们不用等我。 ”

    唐玉兰知道他事情一向多,点点头:“放心走吧,我陪着简安。”

    而此时,苏简安满脑子都是今晚,今晚同床共枕,同床共枕

    唐玉兰见苏简安表情不是很对,忍不住问她:“简安,薄言最近经常很晚才回来”

    “啊”苏简安后知后觉的摇头,“没有,除非真的很忙,否则他都是下班就回家的。”

    “那就好。你们才刚结婚不久,他经常加班可不好。你们”

    唐玉兰明显是有话想问苏简安,可是酝酿了好一会都不知道怎么开口,苏简安笑了笑:“妈,想问什么你就问,没关系的。”

    唐玉兰笑了笑:“其实我是想问你们,有没有计划过孩子的事情你还年轻,薄言也还不到最着急的年龄,所以妈不是催你们,只是想问问你们有没有计划什么时候要孩子”

    之前唐玉兰不过问,是想给陆薄言和苏简安时间先巩固感情,可现在她看他们感情挺好的,要是再有个孩子,小家庭成立了,小夫妻的感情也会更加稳定。

    可实际上,苏简安想都不敢想这个问题,她和陆薄言呃,怎么可能有孩子

    “妈,这个我们还是想等过两年再说。”说完她的脸颊已经泛红了。

    “瞧你脸皮薄的,都结婚了,这事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唐玉兰笑着,“上次薄言也是说过两年再说。那既然你们都已经商量好了,妈就不问了,孩子的事情肯定得随你们的意思,你们过得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老人都希望过含饴弄孙的日子,唐玉兰也不例外,苏简安知道的,可为了顾及她和陆薄言的感受,唐玉兰在这方面对他们几乎没要求。

    感动之余,苏简安也更加脸红,她摸了摸脸颊,好像有些发烫了。

    正好这个时候,苏简安的礼服送了过来,唐玉兰比谁都好奇,急急打开来仔细看过,笑着说:“真适合。”她问送礼服来的助理,“这是量身设计的,也就是说,没有第二件了,保证不会和任何人撞衫,对吧”

    助理第一时间想起了韩若曦,但想到款式并不完全一样,还是点点头:“是的,夫人。”

    唐玉兰拎起礼服在苏简安身上比划了一下:“明天晚上我儿媳妇肯定艳压全场。”

    末了,她把礼服递给刘婶,让她帮忙挂回房间。

    家里的佣人都知道陆薄言和苏简安瞒着唐玉兰什么事,为了不穿帮,暂时把礼服挂到了陆薄言的衣帽间。

    苏简安也没多想,顶多明天去陆薄言的房间拿就是了。

    这天的晚餐陆薄言果然没来得及赶回来,饭后,唐玉兰和苏简安坐在客厅看电视,直到九点多陆薄言还是没有回来的动静。

    苏简安知道唐玉兰有早睡的习惯:“妈,你先上去睡吧,别等他了。”

    “看着他出门的,看不到他回来我心里不踏实。公司刚起步那会儿,他经常忙通宵,我也跟着整宿睡不着觉”唐玉兰无奈的摘了老花镜,“这也是我不愿意跟他住的原因,眼不见心才净。简安,你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苏简安不动声色的迟疑了一秒,还是拿过手机,拨通了陆薄言的电话。

    响了好几声陆薄言才接通,苏简安嗫嚅着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妈等不到你,她睡不着。”

    “公司的事情还没处理完,我要到凌晨才能回去。”陆薄言说,“你让妈先睡。”

    “好。那你先忙吧。”

    苏简安挂了电话,如实告诉唐玉兰。

    唐玉兰叹了口气:“成天这么忙,我最怕他累出什么毛病来。有时候我宁愿他像他爸爸一样,开一家小小的事务所,赚的钱够用就好。”

    “妈,公司大到这一步,有些事他已经身不由己了。”苏简安挽着唐玉兰的手上楼,“你别担心他,那么大的一个公司他都能管好,没理由管不好自己的身体,再说我会照顾他的。你安心早点睡。”

    唐玉兰欣慰的点点头:“你也早点睡。”

    苏简安替唐玉兰关上房门,下意识的就想回她的房间,幸好及时反应过来,径直走到了陆薄言的房间。

    下午陆薄言帮她收拾的日用品还在收纳篮里,苏简安一样一样拿出来,放到该放的地方,整个房间突然变得突兀起来。

    他的房间黑色是主调,一些用品也是深色,就差没把墙壁也刷成黑色了,而苏简安那些瓶瓶罐罐花花绿绿的一摆出来,瞬间就破坏了那份深沉稳重。

    她和陆薄言,终究是不搭吧。

    归置好所有的东西后,苏简安拿了睡衣去洗澡。

    为了不让陆薄言误会,她拿的是保守的棉质套装睡衣,可是手不方便的原因,穿脱衣服对她来说都是极困难的事情,穿衣服的时候她不注意扭到患处,痛得她差点哭出来。

    换下来的衣服她已经没力气处理了,随手扔进了脏衣篮里,回房间。

    宽敞的主卧里陈设简单,唯独那张两米的大床尤为显眼,苏简安抿了抿唇,躺上去。

    被子枕头上都残留着陆薄言身上的味道,苏简安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邪恶了,抓过来深深的嗅了嗅,居然能心跳加速。

    她情不自禁的抱住被子,闭上了眼睛。

    至于陆薄言会不会回来,他们会不会发生什么之类的,她已经不像以前一样浮想联翩瞎想乱担心了。

    众所周知他们是夫妻,在外人眼里他们还恩爱有加,要是什么都没发生过才叫不正常吧

    这么想着,苏简安无比安心的睡了过去。

    陆薄言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推开门,一眼就看见苏简安睡在他的床上,她奇迹般没有踢被子,整个人安然缩在被窝里,只露出一个头来,呼吸浅浅,睡得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这对陆薄言的视觉冲击实在不小,他放轻了脚步走过去看她,还是觉得她长长的睫毛像蝶翼落在她的眼睑上,随时会振翅飞走,像她随时会离开他。

    他轻轻掀开被子,看了看她的右手,药果然被她洗掉了,她也不出所料的忘了给自己上药。

    这么大意的人,他无法想象在国外留学的日子她是怎么含糊度过的。

    陆薄言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喷雾,往她的患处喷了药,也许是药太凉了,她缩了缩手,被他拉住:“别动。”

    她就听话的不动了,乖乖的让他上药。

    末了,陆薄言正打算给她盖上被子,睡梦中的她突然嘟囔了一声,然后一脚把被子踹开了。

    细长笔直的腿露出来,再往上,是她玲珑美好的曲线。

    陆薄言的喉结动了动,果断拉过被子给她盖上,头也不回的进了浴室。

    他的浴室很大,然而除了沐浴设备和几样必须的日用品外,就再没有多余的什么了,今天空着的地方突然摆上一堆苏简安的瓶瓶罐罐,五颜六色的大大小小的瓶子,散发着一股和她身上的味道类似的香气,为色彩深沉的浴室带来了一抹生机。

    其实他从来都不喜欢那些招摇的颜色,更讨厌有过多的东西堆放在一起,奇妙的是,此刻看着属于苏简安的这些,他竟然不觉得讨厌。

    冲完澡回到房间,苏简安已经又把被子踢到腰下了,他躺到床的另一侧,拉过被子给她盖好才躺下来,而苏简安好像知道他睡下了一样,翻了个身就靠了过来。

    她像在雨天里终于找到地方避雨的孩子,紧紧靠在他身边,似乎连呼吸都安心下来。

    不管她是不是真的依赖他,看着她依偎在他身边安睡的样子,陆薄言都觉得心脏的地方仿佛有水漫过,把他的胸腔浸得柔软。

    他微微一侧身,苏简安就像是依偎进了他怀里一样,再伸手揽住她的腰,怀抱就被她纤瘦的身躯填满。

    感觉却如同他的半个世界都被她填满。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人轻易就点燃他的怒火,又轻易就扑灭所有的火苗。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他却觉得某一个瞬间里,她确实给了他一个完整的世界。

    苏简安仿佛知道陆薄言在叹气一样,像个又乖又软的小宠物一样无意识的在他怀里蹭了蹭,陆薄言顺势把她搂得更紧。

    明知道她在睡梦中,想逃也逃不掉,可他还是用了这样大的力气。

    是她主动靠过来的,就别怪他不愿意放手了。

    几个小时后,东方露白,天亮了起来。

    苏简安的意识模模糊糊的恢复清醒,她一时忘了自己在陆薄言的房间,更忘了手上的伤,翻身的动作一大就拉到了扭伤的地方,“啊”的惨叫了一声,大脑彻底被疼痛唤醒了。

    “笨死了。”陆薄言掀开她的被子,“起来。”

    苏简安本来欲哭无泪,但是一听到陆薄言的声音,她的眼泪就差点被吓出来了,慌忙看过去,真的是他哎

    “你”想质问他为什么在她的房间,突然就想起了昨天的事情,于是机智的改了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