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陆少的暖婚新妻 第1314章 天永远不会亮了

    ,最快更新陆少的暖婚新妻最新章节!

    这个夜晚太梦幻,许佑宁也睡得格外安心。

    穆司爵却彻夜未眠。

    他一瞬不瞬的看着怀里的许佑宁,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钟。

    过去的几个小时里,他的脑袋好像是空白的,又好像想了很多。

    唯一清楚的,只有回去之后,等着他的,是这一生最大的挑战。

    这么看来,他更应该好好珍惜这三天时间。

    这个时候,穆司爵不知道的是,命运已经吝啬到连三天的时间都不给他。

    穆司爵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烦躁,于是轻手轻脚地松开许佑宁,走到帐篷外面,点了一根烟。

    米娜后半夜值班,第一时间注意到穆司爵这边的动静,拿起对讲机问:“七哥,怎么了?需要帮忙吗?”

    “没事。”穆司爵微微低下头,咬住烟头,“我抽根烟。”

    “哦。好吧。”

    米娜不敢打扰穆司爵,不再说什么,对讲机也安静下去。

    穆司爵抽完烟,又吹了会儿风,等到身上没味道了,才回到帐篷内。

    许佑宁依然维持着刚才的姿势,睡得正香。

    其实,许佑宁是个十分警惕的人。

    如果是以往,穆司爵这样一进一出,她早就察觉惊醒了。

    可是现在,睡梦中的她,显然毫不察觉。

    穆司爵只愿意相信,是因为回到他身边之后,许佑宁可以安心了。

    他不愿意承认,病情已经更加严重地影响到许佑宁的知觉和反应。

    “嗯……”

    睡梦中的许佑宁突然动了一下,一只手在身边摸索了几下,看起来像极了是在找穆司爵。

    穆司爵怕许佑宁吓醒,躺下去,把她抱入怀里,许佑宁果然乖乖的不动了。

    他看着怀里的许佑宁,唇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随后闭上眼睛,没多久就陷入熟睡。

    两个小时后,黎明悄然而至。

    也许是环境太陌生的关系,许佑宁没有像以往那样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意识早早就恢复清醒。

    她听见清脆的鸟叫声,还有呼呼的风声,混合在一起,像极了大自然弹奏出来的乐曲,异常的美妙。

    许佑宁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四周依然是一片黑暗。

    她单纯地以为是天还没有亮,于是换了个睡姿,摸索着抱住穆司爵,又闭上眼睛睡觉。

    她忘了,帐篷里的灯,其实是亮着的。

    就算天还没亮,她看不到阳光,也应该看得见灯光才对。

    穆司爵本来就易醒,许佑宁这一通闹下来,他也睁开了眼睛。

    山里的空气很好,清晨的空气尤其好。

    晨间,湿|润的空气像被山泉水洗涤过一样,每一丝一缕都令人心旷神怡。

    穆司爵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他们还要赶去下一个地方。

    许佑宁刚才明明已经醒了,又躺下去,明显是想赖床。

    穆司爵捏了捏许佑宁的脸,命令道:“起来了。”

    “天还没亮呢。”许佑宁打开穆司爵的手,把脸埋进枕头里,“别闹。”

    穆司爵就像遭到什么重击,手僵在半空,整个人愣了一下。

    天明明已经亮了,远处的山头依稀可以看见薄薄的晨光,这个世界已经迎来新的一天。

    可是,许佑宁居然迷迷糊糊的说天还没亮。

    她的世界,已经陷入了黑暗吗?

    穆司爵就像被人猝不及防地插了一刀,心脏不可抑制地剧烈疼痛起来,连呼吸都生疼。

    他躺下来,轻轻抱住许佑宁,没有说话。

    如果她还想睡,那就让她睡吧。

    不管许佑宁的世界变成什么样,不管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他永远都会在许佑宁身边。

    许佑宁确实还想睡的,感觉到穆司爵躺下来之后,他又隐隐约约察觉到哪里不对劲。

    穆司爵……太沉默了。

    他刚才不是命令她起床吗?这会儿沉默什么?

    许佑宁坐起来,睁开眼睛,四周还是一片黑暗。

    他茫茫然拉了拉穆司爵:“怎么这么黑?现在几点了,我们要不要开一盏灯?”

    “不用。”穆司爵坐起来,和许佑宁面对面,说,“这样挺好的。”

    “可是这样子也太……”

    许佑宁想说,可是这样子也太黑了吧?!

    然而话只说了一半,她就突然反应过来,有哪里不太对。

    她不是没有经历过黑夜。

    她眼前的黑,太黑太彻底了,是那种真真正正的伸手不见五指,就好像人间变成了炼狱,再也不会有一丝光明一样。

    一般的夜晚,不管多黑,总是能看清楚一点东西的。

    可是现在,她什么都看不见了。

    许佑宁隐隐约约有某种预感。

    而且,这种预感,很有可能已经变成现实了。

    一瞬间,许佑宁就像被人丢到极寒之地,一股寒意从她的脚底板蔓延至手心。

    不是天黑。

    而是她的世界,永永远远地陷入了黑暗。

    她终于是,什么都看不见了……

    穆司爵看着许佑宁暗淡下去的眸光,不难猜到,许佑宁知道自己已经失去视力了。

    宋季青和叶落只是跟他说,很快了。

    他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穆司爵把许佑宁拥入怀里,轻轻抚着她的后脑勺:“别怕,我在这儿。”

    许佑宁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想挤出一抹笑容来让穆司爵安心,最后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挤出了眼泪。

    她的双手紧握成拳,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哭了。

    “别哭。佑宁,别哭。”穆司爵更加用力地抱住许佑宁,像要给她一个可以依靠的港湾一样,“你还有我,我在你身边。”

    “穆司爵……”许佑宁哽咽着问,“要是我再也看不见了,该怎么办?”

    “不会,一定不会。”穆司爵信心十足地承诺,“孩子出生那天,henry和季青会帮你做手术,你会好起来,你的视力也会恢复。不要瞎想,再过一段时间,你一定可以重新看见。”

    许佑宁点点头,努力把眼泪逼回去。

    实际上,哪怕穆司爵在她身边,哪怕穆司爵说了会陪着她,她心里也还是茫然的。

    过去的一段时间,她的身体虽然日渐虚弱,但是,她还有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

    但是现在一失明,她就相当于残疾了。

    她想要不出意外地活着,就需要有人专门照顾她。

    她要改变二十多年以来的生活模式和生活习惯,去习惯一种没有没有色彩、没有光亮的生活方式。

    也许是她太懦弱了,她觉得……这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穆司爵面前,她不用掩饰自己的害怕。

    许佑宁抱住穆司爵,声音微微有些发颤:“穆司爵,我很害怕……”

    得知自己的病情时,她怕治不好,怕保不住孩子,所以,她对未来更多的是恐惧。

    而现在,是一种深深的焦虑和不安,就像一个人突然在森林里迷失了方向。

    这种感觉,并不比恐惧好受。

    “别怕。”穆司爵抚了抚许佑宁的背,尽力给她最大的安慰,“不管发生什么,我会陪着你,我们一起面对。”

    “……”许佑宁迟滞地点点头,情绪终于恢复过来,问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了?”

    “天刚刚亮。”穆司爵看了看手表,“六点半了。”

    “是吗?”许佑宁有些惋惜,“没想到,我竟然连今天的日出都看不到了。”

    “别瞎想。”穆司爵说,“康复后,你可以看一辈子日出。”

    许佑宁努力挤出一抹微笑,说:“穆司爵,我们回去吧。我想回家了。”

    按照穆司爵原本的行程安排,他们还有一个地方要去的。

    许佑宁还悄悄想过,那个地方,会不会是比流星雨更大的惊喜。

    可是,现在事情变成这个样子,她哪里都不想去了,只想回到最安全的地方呆着。

    穆司爵理解许佑宁的心情,当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拒绝她的要求。

    他松开许佑宁,抚了抚她的脸,牵住她的手,说:“好,我们回家。”

    不可否认,因为穆司爵在细节上的一举一动,许佑宁安心不少。

    许佑宁的心情也不那么糟糕了,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不让穆司爵担心,轻快地应了一声:“好!”

    说完,活力十足地蹦起来。

    她忘了,这里是帐篷,高度并没有她的身高高。

    穆司爵想阻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许佑宁义无反顾地“砰”一声撞到帐篷支架上,整个过程下来,画面极其喜感。

    “啊!”

    许佑宁叫了一声,后知后觉自己干了一件多蠢的事情,不好意思再出声了。

    出乎意料,穆司爵竟然也一直没有出声。

    许佑宁想了想,很快反应过来,精准地踢了穆司爵一脚:“不要以为我看不见了,就不知道你在笑!”

    穆司爵的唇角微微上扬,坦诚道:“我确实在笑。”

    “你为什么不提醒我?”许佑宁摸着脑袋,懊恼急了,“你明知道我看不见了!”

    “你太快了,我来不及。”穆司爵的语气里满是无奈,说着直接把许佑宁抱起来,“我们回去。”

    出了帐篷,许佑宁闻到山间清晨的气息。

    干净,清冽,掺杂着野生植物淡淡的清香。

    昨天来到这里的时候,她明明什么都闻不到。

    或许,就像别人说的,看不见的人,会听得更清楚,嗅觉也更灵敏。

    许佑宁把脸贴在穆司爵的胸口:“这么看的话,我看不见了,也不是一件特别坏的事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