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救人?”

    青雀神色一滞,连忙传音道,“周舒,想清楚点。这是天龙寺和昆仑的争斗,你参与进去做什么,不管得罪哪一方,都没什么好处,只会带来麻烦。”

    周舒摇了摇头,“旧友遇难,不得不救,至于麻烦,不会有的。”

    青雀慎重道,“旧友,难道是天龙寺的那位么?他拿着的可是魔刀,一旦施展开来,心性就会被魔刀影响,杀戮心变得极重,未必还会认得你,你去了也没有用处,反而会他被一起打。”

    周舒没有回答,已经身处战局之中。

    旧友,当然是云离,蓬莱岛一别后,已有好几十年,没想到再见时,却是这番光景,如今云离被昆仑修士围杀,眼看着就要力尽身亡,他不可能不救,至于其他的事情事后再说。

    战局正酣,却忽然多了一人,昆仑修士们不知是敌是友,急忙分了开来。

    “你是谁?”

    为首的修士惊疑不已,以他们几人之能,竟然都没发现这人是如何出现的。

    显然,来人绝非弱者。

    云离看了周舒一眼,也有许多讶异,但那讶异一闪而过,很快就被红光淹没,眼中只余一丝明光,丝毫也不停顿,手中魔刀不停振动,朝那些修士斩去。

    靠得很近的周舒,也被刀光波及。

    周舒似有所思,看青雀说的没有错,正在使用魔刀的云离心性已被魔刀改变,虽然认识他,但没有更多的举动,不过眼中那点明光也说明,他本心仍在,并没有完全被魔刀影响。

    这样就好。

    昆仑修士一面躲避魔刀,一面看着周舒,不住高喊。

    “我等是昆仑修士,来者听命,和我们一起诛杀此枭!此人手持魔刀,心性若魔,人人得而诛之!”

    “道友来自何方,到底是什么人,再不遵守号令,我们就要把你当成他的同党对待了!”

    为首的修士更是举出了一面玉牌,“昆仑令符在此,道友难道不识得么?”

    周舒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淡淡的道,“还是一副唯我独尊的架势,即使在南瞻洲也当作是在自己家里,果然不愧是昆仑啊,同党么,随便你们怎么说吧,都无所谓。”

    “大胆!”

    为首的昆仑修士神色一滞,凝视着周舒,缓缓道,“道友是和他一路的?如此就休怪我们无情了!”

    话音未落,几名昆仑修士已经包抄过来,打开了手中的符箓,只见手心现出数十道虚无剑影,阵阵金光不断亮起,灼然如日,直朝周舒刺去,光影不断,剑气纵横,四面八方,无处不在。

    “破法庚金符?”

    周舒似有所感,手中天尘剑微微一抬,轻易的就将金光挡了开去。

    “怎么可能?这样就挡住了?”

    昆仑修士愕了愕,破法庚金符是昆仑秘法,将昆仑天道法宝庚金剑的剑气封印在特殊的符纸中,形成专门的符宝,供弟子使用,其中本源之力极为尖锐,再加上昆仑修士自身的道力,专破各种法宝和修士防护罩,哪怕是渡劫境修士,哪怕是极品防御法宝也很难抵挡,而面前的周舒,只用一把五阶飞剑就轻松挡开了?

    周舒淡淡一笑,“一开始就用这等符箓,下手还真是不留情,如果我中了招,岂不是成了昆仑剑下的又一个冤鬼。”

    “你怎么知道符箓的名字,又怎么挡住的?”

    那修士对周舒的话充耳不闻,仍执着于周舒如何挡住他们的符箓,在他看来,破法庚金符中的剑气,就算是渡劫境修士也不可能这样挡开。

    “想知道,就试试吧。”

    周舒神色冷淡,执剑在手,朝昆仑修士攻了过去。

    不过几息之间,那些昆仑修士就发现了一个让他们极度惊讶的事实,面前的对手似有未卜先知之能,自己的许多招式还没有出手就被限制,而好不容易出手的法诀和剑意,也是刚刚用出就被对手看破,无功而返。

    为首的修士越发惊愕,“你……到底是什么人?”

    周舒神色漠然,不再说话。

    他能轻松的对付这些昆仑修士,第一,是修为和神识都比他们强很多,第二,则是依靠从多铎那里得到的衡山玉简,衡山大能多铎在昆仑隐伏千年,对昆仑的许多事情了若指掌,弱点亦是,更创造出了破根雷剑这种专门对付昆仑修士道根的法门,这些信息全都在周舒手里,种种法诀,周舒也掌握得极为透彻。

    两者相辅相成,如何会不轻松?

    虽然是第一次正式使用破根雷剑,但他挥洒自如,游走于昆仑修士和云离之间,时不时把昆仑修士推到魔刀之前,让云离去斩杀。

    他和昆仑素有积怨,事情已经做下,就不留后患,该杀的一定要杀,一点消息都不能泄露出去。

    神识早已笼罩全场,若非极为特殊的手段,什么信息也送不出去。

    眼看连续三个同伴倒在魔刀之下,元神被击散,魂魄都被魔刀吸入,甚至连神识也逃不出去,为首的修士也知道事情不好办了,再这样下去只怕要全军覆没。

    他悄然发出信号,告知同伴分别离开,而自己全力一击后,也往远处遁去。

    四名昆仑修士事先决定好了方位,分散逃开,使用的也是极快的遁诀,只眨眼间便在数十里外,他们快,周舒更快,也不再往云离那边推,直接斩杀,四声惨叫过后,四名修士接连身陨。

    三个元神都被打散,残魂未来得及逃开,便被追随而至的魔刀吞入,红光一闪,瞬息没了踪迹。

    魔刀吸魂,当真是灭除痕迹的好手段,周舒都不觉“钦佩”。

    而为首的修士已是快要渡劫的修为,元神肉身均极坚韧,虽然肉身有损,元神却抵挡住了后面的剑势,只损了一臂,加速往前飞窜,周舒身形展动,正要向前追击,却见一道黑色火光从身边掠过,急速朝那元神飞去。

    元神看到火光,惊惶不已,禁不住颤抖起来,而火光丝毫也不留情,火舌微吐,立时将元神卷入。

    一阵无比凄厉的哀鸣传来,顷刻之间,元神便被火光完全吞噬,什么都没有留下。

    火光随之跃起,往后飞回,落到云离手心,隐没不见。

    云离抬起头来,看了周舒一眼,眼中的红光渐渐隐没,带出一抹笑容,“师弟,多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