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如积雪般融化的道界,裸露出了内部的白眉和至高之母。

    “你说的事,我会亲自去确认。如果我发现你骗了我,后果你应该可以预见……”

    听着白眉声若寒风的警告,至高之母呵呵一笑,伸手在自己的后颈位置轻轻一拉,包裹着头部的灰白色绷带随即纷落。

    飞扬飘动的黑色长发,精致带有一丝妖异的绝美容颜,去除了头部的掩饰,露出真容的至高之母,美的简直不可方物。

    “如果我骗了你,那我就任你处置。”

    窈窕玲珑的身躯绽放着别样的诱人光彩,至高之母朝着白眉眨了眨眼,语气挑逗之意甚浓。

    “好,你可以走了。”

    轻轻点了点头,从至高之母的口中得到了许多关于万界的信息,这让白眉的心情顿时明朗了不少。

    朝着白眉打了一个飞吻,至高之母轻轻向后一退,背后一道光晕一闪而过,带着至高之母消失无影。

    至高之母离开后,白眉也看到了姬不凡给他留下的灵简。

    深呼了一口气,白眉站在库马斯峰山,庞大的神念缓缓展开,开始在安格斯世界中,寻找姬不凡的所在。

    从至高之母中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东西后,安格斯世界已经对白眉没有任何的诱惑力了。

    白眉破界飞升追寻的不过是两件事,一就是自己一直非常疑惑的身世来历,这道疑云如果不解开,白眉的心里就一直都有一个疙瘩。

    而二,就是寻求更高的境界追求。

    可现在这两件事,在安格斯世界,都没有任何的帮助。

    神念在整个安格斯世界搜索了一圈后,白眉终于在安格斯大陆西北部的一间历史悠久的酒馆里,找到了正聚精会神听着吟游诗人,诉说着安格斯世界的神话传说和风土人情。

    找到姬不凡后,白眉随手洞穿空间,来到了姬不凡所在的酒馆。

    正在酒馆听得兴起的姬不凡,刚想打赏那吟游诗人几枚钱币,一脸漠然的白眉就直接震碎了酒馆的大门,走了进来。

    猛地的巨响,让酒馆里的侍从全都尖叫着躲到了座椅后面,而一些有着些许实力的客人,则将目光投注到了屹立在门口的白眉身上。

    “走吧。”

    目光落在了姬不凡的身上,白眉轻声道。

    看着气氛逐渐凝结成块的酒馆,姬不凡无奈的随手洒出了一片灵光将酒馆里所有人的记忆都清洗了一片。

    跟着白眉出了酒馆,姬不凡看着走在前面的白眉,犹豫了一瞬,然后开口道:“白眉,要不你先走吧……”

    姬不凡的话让白眉的脚步一顿,扭过头看着姬不凡,白眉道:“你不跟我走?”

    “白眉,这次能够破界飞升离开地央界,看到这大千世界的真正样貌,我已经非常满足了。可是我不像你,我的实力在地央界虽然不错,但是放在万界之中,显然就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跟在你的身边,我迟早会成为你的累赘。白眉,你走吧,如果有机会,我们也许还会再见。”

    望着白眉,姬不凡语气认真的说出了自己的肺腑之言。

    自从跟着白眉破界飞升后,姬不凡一路上见识了许许多多从未见过的东西,但是白眉破界飞升是有很强的目的性的。

    而且一路上遇到的种种麻烦,姬不凡都很想帮助白眉解决,可是自身的实力,放在万界之中却又弱小的可怜。

    所以在几经思虑之后,姬不凡决定不再跟着白眉,让他能够全心全意的办自己的事情。

    “也好,当初带你破界,是因为伏晓之的事情让你受过。既然你有此心,我也不劝你。这柄石剑和玉符你拿着。

    若是有一日在这个世界待得烦了,就用石剑破开界璧。玉符里有一些你会用到的信息,希望有朝一日,你我还能再万界之中相见。”

    听完了姬不凡的话,白眉并没有出声相劝,而是将一枚巴掌大小的黑色石剑以及一枚玉符扔给了姬不凡。

    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力,姬不凡也是一样。

    而且白眉心中也想过,他现在从至高之母的身上得到了很多关于万界的信息,接下来他要做的事情和要去的地方,对于姬不凡这样连准造物主都不是的修士来说,确实有些太过危险了。

    如今,姬不凡想要留在这里,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下意识的接过白眉扔来的石剑和玉符,姬不凡刚想抬头道谢,眼前的白眉去早已经消失无影……

    ……

    安格斯世界的界璧前,白眉飞身而上,扬手两道锐利的剑光,轻车熟路的撕开了安格斯世界的界璧,重新进入了迷蒙之地。

    回到了上下四方都是一片无尽的幽暗寂静的迷蒙之地后,白眉翻手取出了一枚雪白色的圆形硬币。

    手指上下翻动着这枚硬币,望着手指上散发着微微光芒的雪白硬币,白眉屈指一弹,清脆的回音顿时缭绕在白眉的身侧周围。

    愔愔的环绕之声中,白眉的面前,一道绽放着蓝银色光芒的通道徐徐拨开了迷蒙之地的幽暗,显露出了真容。

    脸上倒映着蓝银色的光彩,白眉静静地注视着眼前的通道,嘴唇翕动了两下:“这就是墟的入口吗……”

    ……

    安格斯世界,贝雅璐森林的一汪月牙湖底

    解开了身体上所有的绷带,仅仅披着一袭橙红色细纱的至高之母,慵懒的站在一面通透晶莹的镜子前。

    镜子里,是表情神色都截然不同的另一个至高之母!

    “你把唯一的钥匙给了他,我们以后怎么办?”镜子里的至高之母,声音清脆,透着一丝果决和干练。

    “不给他,我们留得下吗?”

    抿了抿鲜艳的红唇,镜子外的至高之母的眼角绽放了一丝玫瑰般的笑意:“而且他一旦进了墟,自会有人帮我们收拾他。”

    “你是说……”意识到镜子外的至高之母给白眉埋了一个陷阱,镜子里的至高之母秀眉缓缓皱了起来:“那个男人给我的感觉很不好,你这次骗了她,我们……”

    “放心吧,等他进了墟,出不出的来,都是两说了……

    ……